网站首页 学会介绍 学会动态 社保资讯 学术园地 法与政策 会员专区 媒体报道 联系我们

社保资讯

中央资讯 地方动态 域外传真

2022年人口普查数据揭深层次问题 美国贫困率现史上最大年度增幅

发布时间:2023-10-17 来源:法治日报 浏览:1055次

  作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美国是不平等现象最为严重的西方国家。美国人口普查局2022年最新数据显示,美国贫困率出现了历史上最大的年度增幅,目前有12.4%的美国人生活在贫困之中,人数高达4120万。其中,儿童、老年人、少数族裔等群体的贫困率尤为值得关注。分析人士指出,上述事实和数据恰恰揭露该国深层次不平等现象。

  人口普查数据揭窘况

  据美国《时代》周刊近日报道,随着包括扩大儿童税收抵免在内的“安全网计划”的终止、持续不断的通货膨胀和生活成本上升,美国人口普查2022年最新数据显示,美国贫困率出现了历史上最大的年度增幅。

  路透社报道称,美国近期的经济困境受累于健康危机及美政府的不力应对措施,这主要表现在儿童贫困率的倍增以及40年来最严重通胀削弱了家庭消费能力。数据显示,全美儿童贫困率从2021年的5.2%跃升至2022年的12.4%,全美民众总体贫困率从2021年的7.8%升至2022年的12.4%。同时,家庭收入未能跟上消费者价格(指消费者购买商品的价格)7.8%的涨幅,实际家庭收入中位数下降2.3%。

  《时代》周刊的文章在分析最新人口普查数据后指出,缺乏联邦政府的支持并不是美国贫困率大幅上升的唯一原因。通货膨胀和整体生活成本的增加给家庭带来了新的经济挑战,致使更多家庭被纳入困难家庭行列。在低收入家庭陷入困境的同时,普通美国家庭也同样受到了冲击,因为这是自1981年以来通胀率上升最快的一年。

  贫困人口的飙升部分原因在于高通胀之下,美国家庭年收入的中位数出现了40年来最大降幅。2022年伊始,美国通胀率就出现40年来最高水平,且持续攀升。同年,美政府终止了几乎所有旨在保护美国工人阶层免受经济问题冲击的计划,包括增加失业救济金、食品福利金以及租金援助等。

  特定群体贫困率突出

  美国国内外各界人士在分析美国人口普查2022年最新数据后发现,儿童、老年人、少数族裔等群体的贫困率尤为值得关注。

  美国政府通常使用衡量人们是否有足够资源满足其需求的“补充贫困指标”(SPM)来考察儿童贫困率。在最新的人口普查数据中,18岁以下未成年人的SPM值为12.4%,比2021年的5.2%大幅增加7.2个百分点,创下1967年以来的最大年度增幅。

  事实上,2020年和2021年极低的儿童贫困率才是数据统计中的“异类”,2022年的数据对于美国来说,不过是“回归常态”而已。数据显示,2019年以前美国儿童的SPM数据就没有低于过12%,2013年还曾达到18.1%的高点。

  在最新人口普查数据公布后,有分析认为,美国儿童贫困问题长期难解的一个重要原因,正是党争导致的政策反复“翻烧饼”。

  除了儿童贫困率飙升外,最新数据还显示,随着“婴儿潮一代”(指1946年至1964年间出生的美国人)已退休或临近退休,美国老年人贫困问题不断加剧。数据显示,美国65岁以上人群中约有23%生活在贫困之中,这使得美国落后于经合组织38个成员国中的30个国家。

  面对生活压力,越来越多美国老年人只能依靠打零工维持开支。据了解,美国65岁以上的老龄人口中有超过1/3在做兼职工作。

  美国全美老龄问题委员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拉姆齐·阿尔温表示,老年人贫困率上升凸显了一个事实,即作为许多人退休保障基石的美国社会保障福利,并不足以让老年人摆脱贫困。

  除此之外,人口普查数据还以全美贫困率最高的州之一密西西比州举例,密西西比州非裔群体的贫困率是白人居民的三倍。根据美国民权委员会的一项调查,在密西西比河与田纳西州交汇处的图尼卡县,68%的非裔家庭生活贫困,23.8%的非裔家庭失业,而白人家庭的贫困比例为12%,失业比例为2%。

  与此同时,美联储数据也显示,美国非裔、西班牙裔或拉丁族裔家庭平均收入约为白人家庭的一半,拥有的净财富仅为白人家庭的15%至20%。这一差距在过去几十年显著扩大。

  贫困问题从未改善

  有分析人士指出,一系列事实暴露美国社会的结构性不平等加剧,这也导致特定群体的贫困问题更难解决。

  国际救援组织乐施会的一份报告指出,结构性不平等使数百万美国工薪家庭陷入贫困,特别是历史上被边缘化的群体,如少数族裔、移民、难民、女性等。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社会学教授马修·德斯蒙德则表示,美国政府和企业的许多政策都对富人群体有利,穷人变得越来越穷。“大多数政府援助都流向了最不需要的家庭,美国在补贴富人方面所做的工作远远多于减少贫困。”

  普利策奖得主、社会学家马修·戴斯蒙德也在他的新书《美国贫困》中指出,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美国的贫困问题“从没有真正的改善,只是长期停滞不前”。戴斯蒙德称,美国的贫困是基于三项制度设计产生的——剥削穷人;补贴富人;有意将富人和穷人隔离开来,导致社会流动性很低。这意味着,贫困在美国的普遍存在是有意为之的,其根本目的是让富人过上富裕的生活。

  《华盛顿邮报》的报道也指出,不可辩驳的事实和数据“凸显了贫困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政策选择的结果”“我们本来可以制定能帮助美国家庭摆脱贫困的政策”。

  实际上,作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也是贫富分化最为严重的西方国家,美国长期走不出富者愈富、贫者愈贫的困局。新冠疫情暴发以来,美国采取大规模财政金融刺激措施,不仅没有从根本上帮助穷者纾困,反而助力亿万富翁借机扩大财富,贫富差距更为悬殊。

  曾担任奥巴马政府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的阿兰·克鲁格认为,美国社会的高度不平等造成了代际流动水平较低,形成了一个“了不起的盖茨比曲线”。美国近年游行示威活动接连不断,从“占领华尔街”运动到反对美国警察暴力执法的“黑人的命也是命”游行,都是美国底层民众对深层次不平等的愤怒的呐喊。

  在世界各地消除一切形式的贫困是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的重要目标。发展的根本目的是为了人民的共同富裕,这应当成为各国的共识与行动。美国作为头号资本主义国家,光鲜的面纱遮掩不住贫富分化及深层次不平等的冷酷现实,这无疑是其劣迹斑斑人权记录上的又一个污点。美国应当面对上述严峻现实,倾听底层民众的呼声,正视并解决问题。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010-50923317       联系人:杨老师
邮箱:caoss_org@163.com

中国社会保障学会

中国社会保障学会 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4075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