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学会介绍

学会动态

社保资讯

学术园地

法与政策

会员专区

媒体报道

联系我们

社保资讯

域外传真

首页 >社保资讯 > 域外传真

人口之殇:“不快乐的韩国人”不愿生育?16年努力尚未挽回
信息来源:澎湃新闻 时间:2023-01-09 16:48:24 浏览量:84

  世界人口已经突破80亿,但是在许多地区,人们的生育意愿越来越弱,东亚国家也正在面临少子老龄化问题。韩国生育率曲线俯冲而下,2021年总和生育率降至0.81,到达全球垫底的位置。站在“人口悬崖”边缘的韩国正在思索出路。2022年年末,韩国总统直属低生育及老龄社会委员会公布《人口结构变化应对方案》,将增加育儿假和津贴,并将修改法令使非婚生子女在制度方面不再受到歧视,还将促进移民、外国人和老年人的就业。

  韩国正在为阻止人口进一步下降而努力,但从引进外来人口的计划可以看出,他们也在接受人口结构迅速变化且难以扭转的事实,考虑如何填补“空缺”来适应这一变化。

  “对于不快乐的韩国人来说,组建家庭是一项艰巨的任务。”韩国低生育及老龄社会委员会委员长罗卿瑗近日在接受《韩国先驱报》采访时说,年轻人的生活非常艰难,对自己未来的期望很低,进一步拉低了生育率。“这给我们一项任务,在政策方面解决问题,并通过社会和文化视角带来改变。”

  怎样“发钱”更科学

  从今年1月开始,韩国政府新设“父母津贴”,向养育不满1岁儿童的家庭每月提供7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3790元),向养育1周岁至不满2周岁儿童的家庭每月提供35万韩元补贴。这笔补贴是在去年“婴儿补贴”(0至23个月龄婴儿的家庭每月可获得30万韩元)基础上增加的款项。

  根据韩国保健福祉部的预测,2023年,“父母津贴”的支付对象大约有32.3万名婴幼儿,预算规模约为23600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28亿元)。据韩媒报道,韩国在不孕不育和儿童保育方面的支出相对较少,占比仅为1.4%,而经合组织成员国的此项平均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2.4%。“国家需要痛苦反思没有产生任何效果的低效支出。”罗卿瑗认为,韩国目前是一点一点地发放资金,实际上一次性给年轻夫妇一大笔钱,在减轻住房和育儿成本方面更加实用。

  去年12月,韩国国土研究院3日发布《住宅价格上涨对出生率下跌的影响研究》报告,称房价每上涨1%,将导致未来7年总和生育率减少约0.014。2021年韩国上班族年平均工资为4024万韩元(约合人民币21万元)。以去年3月为例,首尔市的中型公寓(套内建筑面积85至102平方米)的平均价格已经突破16亿韩元(约合人民币863万元)大关。可见年轻工薪阶层所面临的买房压力,育儿将迫使他们面临更大挑战。

  去年,从韩国首都圈京畿道搬到首尔市内的金亨硕一家,通过贷款换购住房。他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说,原本的房子住得非常舒适,为了女儿上小学享有更好的教育资源搬家,于是开始了“负债”生活。“育儿的相关支出是个‘无底洞’,换房子只是第一笔大额花销,还有课外补习、才艺学习等,现在精英教育的激烈竞争和我们这一代不同,舍得投入才有机会跨越阶级。”

  问及如果政府一次性发放大额育儿补贴,是否会影响家庭的生育决定时,金亨硕说,即使一次性发放,金额也不会高到不可想象的地步。他更倾向于政府长期且持续地发放育儿补贴,“这给国民的感受是,国家关注孩子的发展,而不是催生成功就不管了。”发放生育补贴“催生”是多国正在积极推动的政策,邻国日本也是如此,政府计划从74岁以下人群的医疗保险费用中抽取资金,从今年起将一次性生育补贴提高到5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25940元),较去年增加8万日元。据日媒TBS报道,东京大学经济学教授山口慎太郎指出,任何一项单独的政策都不可能对生育率直接起作用,而是要调动所有的育儿支持资源,其中“营造一个让年轻一代可以安心工作的经济环境”至关重要。

  罗卿瑗认为,与经济支持同样重要的是,改变年轻人对某些社会和文化因素的看法。随着受高等教育的女性数量增加,出生率下降成为许多国家的一个普遍现象。当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面临来自社会和家庭的性别不平等时,她们会更加犹豫要不要孩子。对于韩国女性来说,“社会和家庭中的性别平等都不好,”换言之,在许多职业领域容易受到歧视的女性,也不得不在家中承担更大的家务和育儿负担。

  要改变性别不平等的现状将是一个漫长而艰难的过程,尤其是对于像韩国这样性别差距严重且两性对立仍在加剧的国家,并非易事。

  如何直面人口结构变化

  为提升生育率做出努力是必要的,但也要认清现实,为适应少子老龄化做好准备。

  根据韩国统计局的数据,预计到2025年该国将成为超老龄社会,届时65岁以上的人口将占20%,到2035年,三分之一的韩国人将超过65岁,年轻劳动年龄人口的抚养负担将增加约两倍。如何延长老年人的劳动年限,同时考虑对移民开放,成为韩国政府正在考虑的选项。

  韩国全国经济人联合会于去年11月公布一项调查结果,韩国近五成领取国民年金(养老金)的老年人仍在工作赚钱,人数达到370.3万人。“退而难休”成为韩国一部分老年人的真实写照。当前韩国的法定退休年龄为60岁,政府此前一直在探讨,像日本一样将法定雇用年龄提高到65岁,甚至去年有韩媒报道称,政府开始针对延长或取消退休年龄制度开展社会讨论。但是这一措施将使企业人工成本增加,青年一代还将担心就业岗位减少。

  韩国政府4日通过的“2023年财政迅速执行计划”提供了一条解决路径。根据计划,政府上半年将利用预算打造94万个“直接就业岗位”,这是国家为老年人等就业弱势群体提供的临时过渡岗位,政府编制预算直接向就业者支付大部分薪资。

  此外,罗卿瑗指出,是时候考虑被视为“禁忌”的事情了,即接纳外国移民。她说,“直到现在,我们社会对移民仍然非常封闭。然而,如果人口继续以这种速度萎缩,经济将无法持续。”据经合组织去年10月发布的报告,2021年有50600人从海外永久移民至韩国,较上一年度减少了5.5%,与2019年相比减少32.2%,这与大多数发达国家的移民趋势相反。越来越多的国家正在帮助移民更快、更稳定地找到工作,全球对人力资源的竞争和解决劳动力短缺问题的竞争是同时发生的,这将对各国建设完善的移民政策体系提出更高的要求。

  上个月,韩国政府宣布将建立中长期移民政策体系,以应对人口下降的挑战。为吸引外国人才,中小企业聘用外国专业人士的就业签证要求从5年放宽至3年。今年,引进外国技术工人的年度配额也将从2000人扩大到5000人。

  在过去16年里,韩国政府为解决人口问题投入了280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4万亿元)的预算,新生人口仍旧连连下滑。韩国总统尹锡悦曾表示,对现有政策进行深刻反省才是解决人口问题的起点。

中国社会保障学会 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4075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