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学会介绍

学会动态

社保资讯

学术园地

法与政策

会员专区

媒体报道

联系我们

媒体报道

媒体报道

首页 >媒体报道

【成都商报】郑功成:老医师是财富,能否允许医师自愿延迟退休?2019-04-22

        50多岁、60岁的医生退休太可惜,应该允许医师自愿地延迟退休,甚至鼓励公立医院的退休医生到民办医院再就业。”

        422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分组审议了国务院关于医师队伍管理情况和执业医师法实施情况的报告(以下简称报告),不少全国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全国人大代表聚焦医师待遇、医师人才紧缺、医师多点执业等问题提出意见建议。

医师60岁退休太可惜  

建议允许医师自愿延迟退休

        郑功成委员提出,医师的质量应该守住人文关怀、医学伦理和执业道德的底线,这比医师的技术水平更加重要。日常中,医院70岁以上的老医生更值得大家的信赖,他们恪守医德,往往把减轻病人的精神负担、减轻压力作为重要的方面。而一些医师则不是如此,做不必要的检验,开大处方等。建议强化这个方面要求,对违背这些原则者,应该有终身禁业的规制。

        “现在医生50多岁、60岁退休太可惜了,应该是越老越值钱。”郑功成委员呼吁完善医师退休制度。他说,大医院中70岁以上的老医生坐在那里就让人信赖,退休对于低龄、健康的医生来讲是人力资源的浪费,应该允许自愿地延迟退休,应该创造条件帮助退休医生下乡,支持退休医生到中西部地区去服务,还要鼓励公立医院的退休医生到民办医院再就业。

        “为什么老百姓不在基层社区卫生机构、在乡村的医院诊所看病,都要跑到大城市大医院,就是因为基层没有好医生,国家要有政策,让有经验的退休医生下沉到医疗服务的第一线去。”

        郑功成委员认为,现在基层的有经验的医生实在太少了,年轻医生下到基层因经验不足,很难受到群众信任,结果形成患者日益向城市、好医院集中,而好医生却下不去,形成了恶性循环。如果采取得力措施,让医院有经验的退休医生到基层去、下乡去,到中西部地区去,让其在领取退休金的同时再按劳获得合法的工资性收入,将大大改观我国的医疗卫生服务格局。

医师激励保障如何实现

应让医师实现高收入化

        “我特别赞成提高医师的薪酬待遇,医生应当是受人尊敬的职业,最受人尊敬不光是一个“德”字,还有经济利益,主要要用医生的合法收入来激励,要坚决杜绝非法收入,同时还要消除灰色收入。”

        关于医师薪酬待遇问题,郑功成委员提出,一定要让医生的收入合法化、高收入化,才能让医师职业受到尊崇。因此要鼓励优劳优得,不赞成所谓多劳多得,因为在调查中发现,一些医院推行的多劳多得实质上不是以看好病为依据的,而是以创收多少为依据的,这种评价方式和分配方式正是医风败坏之根本原因。因此,在医疗卫生领域不是多劳多得,应该是优劳优得。

        对于全科医生队伍,陈竺副委员长提出建议。他认为,应进一步加强全科医生队伍尤其是乡村医师队伍建设,尽快建立一支人数众多、遍布城乡、经过正规医学教育、接受过规范培训的全科医生队伍。建立健全全科医生制度,是对现行医生培养制度、医生执业方式、医疗服务模式的重要改革。目前,基层特别是农村全科医生岗位的吸引力仍然不强,全科医生的职业发展和社会地位预期不明显,全科医生的数量远远不能满足实际需要。

        陈竺副委员长表示,要提高基层全科医师待遇,基层医疗卫生建设逐步从硬件投入转向软件也就是人才队伍的投入,各级医疗卫生机构都要设置全科医生岗位,明确全科岗位的职能分工,全科医生集中精力提供诊疗服务,提高基层门诊率和公共卫生的有效管理率。通过全科医生津贴、按劳分配、能者多得,提高全科医生职业吸引力。最近海南就有一个举措,本科毕业以后,越朝下走待遇越高,到乡村卫生院的待遇比留在中心城市做主治医生的待遇还要高,所以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

如何真正做好远程医疗  

互联网+AI+医疗的潜力很大

        对于解决医师队伍总量不足、分布不均等问题,袁驷委员建议,应充分利用互联网+AI+医疗的发展模式,从供给侧作出改革。互联网技术发展到今天已经由固定终端发展到移动设备,已经进入到移动时代,这是一个本质的区别,固定终端只能在那些诊所里,现在随时随地都可以拿在手里。远程医疗也可以望诊、问诊,可以实现远程、在线的即时培训、咨询、诊断、治疗甚至手术。

        袁驷委员说,他到斯坦福大学看医院演示,专家远程控制机器人做手术,做的比人工做的手术成功率还要高。现在北京也有几个科技园在研究。这些信息技术的综合利用能够改变传统的医师培训模式、诊断模式、就医模式,而且可以从根本上改变医师队伍人力资源的结构和布局。互联网+AI+医疗的潜力很大,空间很大,值得相关部门高度重视,分析研究,大力去发展。

        (原文链接:https://static.cdsb.com/micropub/Articles/201904/725dfb9814224409d8616031ff12071f.html

中国社会保障学会 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4075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