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学会介绍

学会动态

社保资讯

学术园地

法与政策

会员专区

媒体报道

联系我们

新闻中心

专家访谈

首页 >新闻中心> 专家访谈

专访郑功成:稳步走向全国统筹
信息来源:中国劳动保障报 时间:2018/6/17 13:52:37 浏览量:222

    迈出关键性第一步促进制度公平

    记者:建立基金中央调剂制度的重要意义是什么?

    郑功成:建立基金中央调剂制度主要有几方面意义:一是向法定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由地区分割走向全国统一迈出了关键性的第一步。养老保险全国统筹是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的深化改革任务,也是《社会保险法》明确规制的既定目标。但我国的现实是这一制度因处于地区分割统筹状态,不仅缺乏缴费基数、缴费率与待遇计发与调整的统一性,而且导致各地养老保险基金筹资畸轻畸重、基金余缺并存且走向两极分化,既损害了这一制度的公平性,也危及制度的可持续性,还影响了公众对这一制度的信心。基金中央调剂制度的确立发出了明确信号: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是国家统一的制度安排,不能停滞在地方利益分割的格局上。这实质性推进了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在国家层面上的统一性,包括缴纳基数的统一、应缴人数统计口径的统一与缴纳比例的统一,即根据国务院印发的《关于建立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中央调剂制度的通知》,调剂基金的建立标准是按照各省份职工平均工资的90%和在职应参保人数作为计算上解额的基数,上解比例从3%起步,逐步提高。这三个标准的统一体现的是养老保险制度回归全国统一的本质要求,它也必然促进制度的公平性,使养老保险制度从地方利益回归到国家利益层面。

    二是通过建立中央调剂基金,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均衡不同地区的养老保险基金的筹资负担。基金中央调剂制度按照统一的比例征收归集,再按照人均统一的标准发放,这意味着退休人员多的地方,返回的养老金就多;缴费人多的地方,贡献就大。实现养老保险基金在养老负担相对较轻省份和较重省份之间的调剂,有利于缓解养老保险基金负担较重省份的支付压力,标志这一制度向着正确方向健康发展。

    三是在全国范围内进行养老保险基金的调控,有利于更好地维护基金的安全,实现养老保险制度的可持续性。一部分资金归集中央调度使用,安全性比分散在各个地方会更高,而在地区分割的条件下设置中央调剂基金并在全国范围内进行调剂,缓解乃至最终会解决局部地区出现的基金支付风险,增强了养老保险制度整体抗风险能力,促使这一制度在全国范围内的可持续性增强。

    四是能够增进养老保险制度的公信力,增强人民对于该制度的信心。过去只要出现地区收支缺口,媒体只要一渲染,便会带来老百姓的担忧。基金中央调剂制度建立后,人们都会知道这个制度是国家统一的制度,有国家强制力的保证,有全国统一记录的保证,以往“领不到养老金”之类的担忧会降低直至完全消失。信心回升是确保这一制度永续发展的最重要的保证。

    企业、个人负担不增国家补助力度、规模不减

    记者:建立基金中央调剂制度是否会给企业和个人增加负担?

    郑功成:这次改革应当是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优化,这种优化是在不增加社会负担、不提高缴费率、不影响退休人员的群体待遇,也没有损害不同地区过去的既得利益。因为这是在没有改变既有利益格局下完成的改革,不会调剂各地已有的基金结余。同时,中央财政负有的补助责任并不因此而减少,更不会取消,中央明确的是中央财政补助养老保险的做法不变、力度不减。因此,企业和个人不会因此而增加任何负担。

    记者:如何理解中央财政对养老保险的补助力度不减、规模不减?

    郑功成:《通知》明确,财政补助不变,力度不减。中央财政在养老保险中承担的责任,不能简单地理解成为一个“补缺口”的责任,它还含有让老年人合理分享国家发展成果的责任和因素在里边,也含有在养老保险改革前没有养老保险基金积累的老年人的历史贡献的补偿性因素在其中。因此,中央财政承担责任是必然的。伴随着养老金水平的提高,退休人员的增加,从数量上来讲,中央财政补助的力度还应当有所提高。

    当然,中央财政的补助力度取决于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是否能够承担支付责任。如果有大量的养老保险基金结余,为什么中央财政还要补助得更多呢?一旦有需要,中央财政便能够发挥其应有的作用,这就是法定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可靠性和公信力所在。

    权责清晰建立健全激励约束机制

    记者:建立基金中央调剂制度后,中央和省级政府养老保险责任如何划分?会不会出现地方依赖中央的情况?

    郑功成:这是养老保险制度从地区分割走向全国统筹的一个关键性问题。《通知》明确规定了养老保险责任是由中央和省级政府分级负责。打个比方,通过调剂基金的调剂,如果地方还存在基金缺口,地方财政就得承担起补助责任。中央调剂基金对各省份养老保险基金进行适度调剂,意味着中央的责任在加重,但地方政府的责任不会因此而消失。

    此外,中央政府在管理、基金待遇上的责任加重,意味着必须要建立健全激励约束机制。要明确省级政府的主体责任,严格基金管理。一旦出现减少参保人数、增加退休人数的现象,应当追究相关责任人的责任。

    我们必须进一步完善“全国一盘棋”的信息系统,能够在国家层面适时监测、监控,既体现出“全国共享”的政策取向,也必然要体现共同负责的原则。通过技术手段来降低地方少交多得的制度风险,是必要的,也是可行的。(赵泽众)

中国社会保障学会 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4075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