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学会介绍

学会动态

社保资讯

学术园地

法与政策

会员专区

媒体报道

联系我们

新闻中心

专家访谈

首页 >新闻中心> 专家访谈

专访杨燕绥:尽快升格养老保险机构,推进养老金全国统筹
信息来源:第一财经 时间:2018/3/18 21:34:41 浏览量:345

    我国政府正在加速转变为服务型政府。这一重大转型,可以在新一轮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下称“方案”)中看出,国务院正部级机构减少8个,副部级机构减少7个,但负责民生和社会建设的部门却不减反增。

    根据方案,在社会保障领域,国务院的组成部门不仅保留了人社部和民政部,还将新组建退役军人事务部;在国务院其他机构的调整中,新组建国家医疗保障局并调整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隶属关系。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就业与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杨燕绥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专访时表示,与以往相比,本轮机构改革的本质变化是民生和社会建设部门的增加,这表明我国正在加快向服务型政府转变。

    杨燕绥表示,此轮机构改革组建国家医疗保障局,顺应了业内要求整合医保管理体制的呼声。在她看来,养老保险问题同样迫切,为推进基础养老金全国统筹,养老保险管理机构的升格也应尽快纳入决策层视野。

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就业与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杨燕绥

    从“堵漏洞”转向“建体系”

    第一财经:13日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正式亮相,您对这个方案的第一印象是什么?

    杨燕绥:今年的机构改革方案,不仅是部门数量的减少,更重要的是提高了民生和社会建设部门的占比。在26个国务院组成部门中,民生和社会建设部门占到了三分之一,这是个本质的变化。

    而这一转变是城镇化发展的必然要求。过去五年,我国的城镇化率从52.6%提高到58.5%,8000多万农业转移人口成为城镇居民,大多数都要脱离土地在城市过现代生活,这个“大家庭”会变得越来越事无巨细,我国在国家治理、民生和社会建设方面的能力必须随之加强。

    第一财经:这次机构改革在社保领域的力度很大,它将引起我国社会保障管理体制的哪些变化?

    杨燕绥:过去几十年来,我国社保制度一直在进行框架建设,对国际劳工组织提示的七大风险都作出了制度安排。不过,这些制度安排出于不同部门,是碎片化的,又缺乏整合的信息系统,这就使得我国的保障体系漏洞不少。

    有许多人因身份转换、异地迁徙而被社保漏掉了,也有一些人重复参保,拿几份待遇,这些都影响到了社保制度的公平性和可持续性。

    我们的社保制度建设近年来一直都在完善社会保障的框架,哪里有漏洞哪里就建立一个制度补上。从十九大开始,我国社会保障建设从框架完善转向体系建设,要通过政策的整合来消除身份和地域所造成的不公平。政策的整合首先需要立法,其次就是需要有强有力的执行机构,国务院这次机构改革必将进一步推动社保的体系建设。

    下一步应是养老保险机构改革

    第一财经:社会保险有五个险种: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生育保险,为什么医保管理机构会首先升格为国务院机构?

    杨燕绥:这是由于我国的医改已进入深入区,医疗跨部门多、矛盾也较大,导致改革的呼声比较高,这次政府顺应这一呼声将医保进行了升格。

    国家医疗保障局是国务院层面第一个管理民生的机构,对我国向服务型政府转变的意义重大,它和其他管制性的部门不同,是要直接为老百姓的切身利益服务。

    国家医疗保障局的成立,意味着国务院系统中有了一个医保执行机构。方案提出,把医保、医疗、医药的执行权力,从各个部门拿出统一到国家医疗保障局,它就相当于人社部、发改委、卫计委的执行机构,这将大大提高医保方面的执行力。

    第一财经:您认为未来养老保险的改革是否也应走医保改革之路?

    杨燕绥:实际上,养老保险的问题同样也很迫切,中央文件一直强调要实行基础养老金全国统筹,这项制度如果不建立,地区差异、人群差异都难以消除,最低保障的水平就达不成共识。要建立这项制度,需要在国务院层面有执行机构,否则部委之间的协调会非常难。

    比如,实行养老金全国统筹后,数据首先要向上集中,服务才能向下派送,而且这个数据必须是每三个月更新一次的“活数据”,必须要国家的权威机构来协调这一数据的使用,社保部门作为人社部门的二级单位显然是做不到的。

    此次国家医疗保障局的建立,为下一步养老保险的改革树立了样板,我们要尽快建立中央统筹基础养老金的生产机制,在时机成熟时也应该在国家层面建立相应的机构,将国家医保局扩大为社保局,或是单独成立社会保障局,这都可以成为未来机构改革的选项。

    社保征收改革方向明朗

    第一财经:我国社会保险费有些省份由社保部门征收,有些省份由税务部门征收,这些年来征收体制改革的争论也比较激烈。此次机构改革方案提出医保生育保险费由税务系统征收,这是否意味着这场争论即将尘埃落定?

    杨燕绥:这次机构改革方案已经指明了社保征收体系改革的方向。成立国家医保局之后,医保和生育保险费就在国家层面由税务征收。国务院直接收医保费,强化了国务院在社保方面的功能,也表明我国政府服务民生的能力在生长。

    与此相配套的是机构改革方案改革了国地税征管体制,国地税合并,地税实行双重领导后,消除了原有条块分割的问题,形成了网格体系,网格体系就是服务型政府的体系。

    医疗保险和生育保险费在国务院层面统一征收后,社保费渐渐进入税务系统征收,这个趋势已经很明显了,但也不能操之过急。这项改革会受到税务系统征收能力的制约,如果社保部门和税务部门不能很好地对接,可能会影响到基金的收支平衡。

    第一财经:社保费由税务部门征收的利弊各有哪些?

    杨燕绥:现在双方征收都是有利有弊的,但趋势应该是由税务部门代表国家统一征收,社保部门主要的功能是管好信息、做好预算、提供服务。税费统一征收便于公民信息的统一管理。

    现在面临的问题是社保制度是比较碎片化的,有五个险种;人群也是碎片化的,分为居民、职工和公务员。这些碎片化导致社保征收很复杂,社保系统在过去的三十年间对这些碎片化的现实有了适应性。

    税务部门能否承担起征收社保费的重任还要看金税三期工程的建设情况,金税三期上线之后如果能落实到每个人,将个税、社保费等税费一并征收,征收的效率就会大大提高。在金税三期不能正式运行时,地方还会维持社保征收,尤其是有些小众的、人数比较少、项目比较少的社保费。

    第一财经:还有一个实际操作中的问题,因为我国大部分地区已经实现“五险合一”,五个险种统一征收,方案提出医保费、生育保险费由税务部门征收,在执行中是不是会有困难?

    杨燕绥:将医保费、生育保险费单独拿出来征收,确实会增加改革的成本,我认为还是应该考虑建立国家社会保障总局,社保总局负责提供数据、税务总局负责征收,这样机制上就会更顺。社会保障整体“升格”后,后面的麻烦会比较少,整合的成本也会小一些。

     文章来源:2018-03-15 第一财经

中国社会保障学会 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4075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