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学会介绍

学会动态

社保资讯

学术园地

法与政策

会员专区

媒体报道

联系我们

学术综论

社保综合

首页 >学术综论 >社保综合

曲柄睿:西汉亡在民不聊生 东汉兴于与民生息
信息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曲柄睿 时间:2019/4/9 13:23:45 浏览量:2801

西汉的灭亡与王莽改制

        西汉自元帝以后,逐渐走了下坡路。

        整个西汉的基层社会,面临着巨大的危机。一方面,自然灾害频仍,粮食歉收,越来越多的百姓走上流亡就食的道路。另一方面,官员和商人通过土地兼并,成为大庄园主。经济上,他们广占山泽,役使依附民为他们劳动;政治上,他们染指地方治权,干涉司法审判。史书上将这批人称为“豪右”或“豪强”。豪强势力的扩大,削弱了西汉政权的统治基础。

        将目光投向西汉朝廷,情况同样不容乐观。一方面,汉成帝以后,接连三位皇帝没有子嗣,史称“国统三绝”,汉朝遇到了继承人危机。另一方面,汉成帝任用王氏外戚,使政权旁落,养虎贻患。

        如此严重的天灾人祸,汉家天子打算如何应对呢?他们既没有选贤任能打击豪强,也没有乾纲独断疏远外戚,他们选择听从儒生的建议,通过改制来换取天意的支持。具体来说,当时的儒生鼓吹这样一套宇宙观:天与人相感应;王朝的建立源自某种特殊的天命;王朝面临的危机,都是天命衰微所致,必须再次获得天命,才能克服危机,再造盛世。

        很明显,这套理论是唬人的假把戏。但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却被人们奉为圭臬。

        汉哀帝将年号改为“太初元将”;改自己的尊号为“陈圣刘太平皇帝”。这个古怪称号与王莽不无关联。王莽自称为舜之后人,祖上是陈姓。“陈圣刘”就是“王胜刘”之意。改元与改尊号,自然不能解决汉朝的实际困难,更不可能再造汉家盛世,只能浪费解决复杂社会矛盾的时间。

        汉哀帝死后,王莽立了年仅9岁的汉平帝。5年后,平帝早死,王莽又选择了一个年幼的刘姓宗室为帝,史称“孺子婴”。王莽以代理皇帝的身份自居,不仅将朝政大权揽在手中,更是在宫室、舆服等方面比拟至尊。他要取代汉朝,只差一个契机。

        很快,契机来了。

        有一个叫哀章的无行浮浪子弟,伪作了两条所谓天帝除书。一条内容是“天帝行玺金匮图”,另一条是“赤帝行玺某传予黄帝金策书”。这第二条简册大有门道。在汉代流行的天命理论中,刘邦建立的西汉,属火德。《汉书》中记载刘邦斩白蛇起义,神秘的老妪称刘邦“赤帝子”,是其明证。那么哀章简册中的“赤帝”,很明显就是刘邦了。又根据天命理论,火德之汉终将为一个得土德的王朝所取代,那么“黄帝”一说,自然指的是得土德的天选者了。这个天选者不是别人,正是王莽。理由就是王莽是舜的后代,而刘邦是尧的后代。尧舜禅让,就是土德取代火德的历史范本。今天,舜的后代,理所应当代替尧的后代,占有天命。

        哀章所上简册,被视作上天要求改朝换代的命令。王莽如获至宝,郑重地跑到刘邦的宗庙里拜受天命。然后他下达诏书,正式宣布即天子之位,改国号为“新”。可笑的是,哀章伪作的简册,为了凑够人数,胡乱编造了两个名字。王莽还真派人找到了他们,分别是故城门令史王兴和卖饼的王盛。王莽将他们二人,由布衣拔擢为卿相,以显示符命的准确。

        在天下人的瞩目下,王莽终于开始社会改革。这是人们盼望已久并对王莽寄予厚望之处,不过王莽很快就让天下人大失所望。他一味地按照经典所载进行改革,很多措施施行不便。王莽又朝令夕改,更让吏民手足无措。西汉中期以后积累的社会矛盾,并没有因为换了国号和皇帝就自然消解。百姓的生活非但没有随着天命的改换好起来,而是更加糟糕下去。日益醒来的民众意识到,要改变命运,还得靠自己。

刘秀的反莽事业与再造一统

        王莽统治末年,天下接连发生自然灾害,百姓迫于饥寒,不得不离开家乡,就食他郡,演化成大规模的流民朝,与新莽政权发生冲突。开始,流民们仍以就食为目的,不敢与官府直接对抗。王莽对他们一味采取高压强硬态度,无意解决具体的生活困难,终于激起流民们更大的反抗。

        山东地区的反莽势力逐渐合流,形成了高度组织化的赤眉军。长江中游的反莽势力结成了绿林军,他们与南阳的刘姓宗室势力结合,成为起义队伍的急先锋。刘伯升、刘秀兄弟,就是南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