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学会介绍

学会动态

社保资讯

学术园地

法与政策

会员专区

媒体报道

联系我们

学术综论

社保综合

首页 >学术综论 >社保综合

卢德之:民营经济健康发展与高质量社会保障体系的构建
  作者:卢德之 时间:2019/3/5 13:51:12 浏览量:422

        按语:2019年2月23日,我会副会长、华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卢德之博士出席第五届全国社会保障学术大会,并做了题为“民营经济 健康发展与高质量社会保障体系的构建”的主题演讲。新闻中心现将全文转发于此,与读者分享


        大家下午好!

        今天我从民营企业家的角度谈一些个人感受。

        改革开放40多年来,中国社会保障形成了独具特色的体系,社会保障理论界的领导、学者朋友们做了大量的调查研究和资政工作,很深入、很细致。学术队伍也一派欣欣向荣,令人欣慰。但我个人的现实感受与学界的表达略有差距。

        30多年前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开始跟着当时的民政部长搞农村社会保障试点工作。从那以后,我就对社会保障特别是农村社会保障有了一种特别的情感。所以到现在,尽管父母都已离开人世,每年过年我都会回到家乡做三件事:第一件是给家乡80岁以上的老人发个红包;第二件是到养老院和老人吃一顿饭;第三件是走访我在家乡捐建的小医院,观察农村社区里医疗服务的变化。多年来我的印象是,院落的外表越建漂亮了,里面的变化却不大,跟十多年前差不多。

        今年过年回去有了一些新的感触。第一,乡里老人们的精神状态有了很大改变,老人们非常感谢共产党。主要原因是现在70岁以上的老人有了养老津贴,同时还有困难补助,退伍军人也有了补助,农业生产不仅不收农业税还发各种补贴,老百姓的获得感强了。第二,老人们希望家乡多出民营企业家,因为一些民营企业家回家会给老人发红包。这跟过去不一样了,以前老百姓希望家乡出大官,为家乡修路、修学校。现在这些都修好了,需要更多能够给“红包”的人。从事实上看,哪个地方民营企业家出得多,哪个地方民众的幸福感就更强。第三,民众对社会保障制度没有太多认同,甚至不知道社会保障是什么,社会保障意识还不够。这让我意识到,推动社会保障改革,虽然正如各位所言不能被民粹绑架,但也不能离开民情民意。离开了老百姓的需求和意志,制度的生命力就会非常有限。老百姓哪怕得到了好处,也不知道是制度在发挥作用,更不会感谢制度,这对制度的建设和发展没有好处。

        民营企业的作用和重要性已不需要我再赘述,中央对民营企业已给予了充分肯定。民营经济在整个经济体系中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术创新,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90%以上的新增就业和企业数量。支持民营企业发展,就是支持整个国民经济的发展。没有民营企业的发展,就没有整个经济的稳定发展。民营经济搞不好,国民经济整体上肯定不会好!民营企业的社会保障搞不好,社会保障制度也不会是一个有效且趋于完美的制度。

        如何促进民营经济发展是一个大问题。特别是去年年底以来,各级政府都更加关心民营经济的发展。有的地方开人大会,把民营企业家请到中间坐下,说民营企业家是老大,我是不赞成的。搞经济的人不是老大,也不需要被叫老大,更不需要坐在中间,只需要享受平等的国民待遇!现在,民营经济发展的春风扑面而来,但坦诚的讲,民营企业家仍然感到有些“冷”。为什么呢?第一,不知道怎么跟管理部门打交道。如果跟官员打交道,不给你一点好处,怕你不办事;给你好处了,你一出问题,就先把我抓住。这些事谁都不愿意干。再比如搞环保整治,今天说这个标准,明天说那个标准,今天把我门关了,明天说可以开,后天又关了,谁也不知道生产周期要怎么安排。所以,如何跟管理部门打交道,企业家表示很难。第二,不知道怎么跟银行打交道。有资料显示说,民营企业的平均寿命只有八年,可是银行的业务却是终身负责的。比如八年以前给企业贷了一笔款收不回来,八年以后被撤职,那谁干?银行说,你把前面的钱还了,我再贷一笔给你,实际上你把前面的钱一还,后面他也不再贷了。许多企业因此资金断流,难以生存。现在许多民营企业资产很多,但变现很难,流动性不够。第三,不知道怎么跟员工打交道。为什么?比如说,突然出台一个新政策,说社会保险等费用要交多少,还要从公司账户上直接扣。可企业一算账,根本就挣不到钱,还要继续雇佣员工么?我希望民营经济的春天不要只在报纸上、电视里,应该实实在在来到企业身边,进到企业心里。因为民营经济是中国国民经济的特别重要且主要的组成部分,这一部分弱化了、缺失了,少干了、不干了,或者干脆移民了,中国经济的前景还会美好么?

        民营经济和社会保障之间到底出现了什么问题?

        第一,负担过重。肯定地说,经过了40多年的改革开放,我国已经有了相对完善的社保制度体系,保障水平和管理水平都有所提高,民众社保意识也有所增强。但对于企业来说,社保费率确实过高、负担过重,有些企业甚至难以承受,有被杀鸡取卵的感觉。事实上,放水养鱼、藏富于民、水涨船高岂不更健康更长久?

        第二,预期不稳定。企业的社保负担本已很重,有“过劳死”的感觉,但即使累死了把社保费交了,企业职工对未来就有了稳定的预期么?很难,因为他们并不知道将来能获得什么、获得多少。没有稳定的、更好的预期,就不会有信任、有忠诚,也不会有积极性。我特别赞成郑功成会长提出的把预期作为衡量社会保障体系建设成效的主要指标之一的观点。如果没有稳定预期,员工缴费、企业重负就变为没有目的、没有意义的事,社会保障只能成为阻力,而非企业发展的动力。

        第三,参与度不够。目前看来,社会保障制度建设好像主要是政府和学者的事,民营企业和企业家除了作为受体,再没什么其他关系,很少听说哪个政策出台时征求过企业意见。作为一方当事人,企业极度缺乏参与感,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如果没有参与感,哪来安全感、获得感和幸福感?难道“幸福”是被给予的或赐予的?一般常识认为,只有参与了、认同了,才可能会有好结果,也会更有动力、更持久,即使过程中碰到点困难、受点委屈也无所谓,因为大家有个共同的努力目标,不仅现在好,将来会更好;不仅你好,我也会好。参与的过程就是了解事实的过程。所以,应该在“三感”前面加上“参与感”。强烈要求获得社会保障体系建设的参与感。构建共建共享的多层次社会保障体系,不仅要加大发挥民营企业和社会资本的作用,也要建立社会保障体系建设的多方参与机制,不仅要参与政策的制定过程,也要参与政策的实施过程。这个多方,包括政府和企业的元素,资方和劳工的元素,甚至第三方评估、中介机构的元素等。只有这样,社会保障制度才能更加稳健,社会保障体系才能得到信任,否则很容易招致抵触。稍有一点做不好,就会被不信任;或者即使已经做到了很好了,还是不被信任,因为当事人对此无感。

        以上是现实的状态,也是我的真实经历与感受。在此基础上,概括以下三点认识:

        第一,改革开放40多年来,我国已形成了独具特色的社会保障体系,而作为国民经济重要组成部分的民营经济也获得了快速发展。民营企业创造了大量的就业岗位,民营经济的稳定发展为国民经济的稳定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社会保障与民营经济之间存在着事实上的内在关联性。民营经济发展好了,就业稳定了,劳动者的社会保障也必定更有质量;反之,民营经济发展不好,劳动者的就业不稳,其社会保障权益也会因之受到损害。没有稳定发展的民营企业,就没有稳定发展的国民经济。没有与民营经济发展相适应的社会保障,也就谈不上完善的社会保障制度和社会保障体系。

        第二,要正确地处理好公平与效率的关系。公正给与人们信心。相互之间可以有差距,但必须要公平。基本保障追求结果公平,而补充性保障应该讲究机会公平。不光要公平,还要透明,社会保障体系建设一定要让社会大众参与进来。国家已经明确,要把部分国有资本、国有财富划到社会保险基金中,这是全体民众共同享有的权利,民营企业职工也应得到平等对待,不能厚此薄彼,这个原则应该强调。

        第三,要进一步发挥民营企业的参与作用。在建立兜底线、织密网、建机制的多层次、高质量的社会保障体系建设中,怎么才能充分发挥民营企业的参与作用?这涉及到社会保障体系的科学性与合理性。社会保障跟每个人的现实生活水平与未来生活期待都有密切的关系。从这个意义上说,社会保障制度设计的质量与水平,直接关系到我国国家制度的未来。社会保障学会这四年来做了很多事,是一个了不起的学会,我们该一如既往,更有责任、更有担当!

        社会保障是关系到每一个人,也需要每一个参与的事业。站在今天往前看,我们是自豪的,因为今天的社会保障制度跟40年前完全不一样。但跟发达国家比,甚至跟一些发展中国家比,我们还有差距。这正是我们这一代社会保障人应该承担的责任和使命。今天,我们正处在一个大的历史转型时期,如果能尽己之力推动中国社会保障制度在已有基础上实现跨越式、高质量的发展,功莫大焉!

中国社会保障学会 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4075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