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学会介绍

学会动态

社保资讯

学术园地

法与政策

会员专区

媒体报道

联系我们

学术综论

慈善公益

首页 >学术综论 >慈善公益

卢德之:关于公益与商业的再思考
信息来源:华声慈善   作者:卢德之 时间:2018/11/1 浏览量:110

        按语:10月23日,我会副会长、华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卢德之博士在“公益与商业关系国际研讨会”上发表题为《关于公益与商业的再思考》的演讲。新闻中心现将华声慈善刊发的演讲稿转发于此,与读者分享。


        各位领导、嘉宾、公益同仁:

        大家好!虽然昨天没来参会,但嘉宾们精彩的发言我全都在网上观看到了,这应当是我近几年参加的此领域水平最高的一次论坛,特别感谢康晓光先生把大家引聚到一起来。此次论坛观点很多,也很深刻,特别是康晓光先生和徐永光先生的演讲,从不同角度对公益与商业的关系做了阐述,延续了以往各自的观点。关于两光之争,我曾对媒体说过一句话,“从情感上理解永光,但观点上赞成晓光”。今天,一如既往以我的风格说几句大白话,讲三个观点:

        第一,二光争什么?没争什么。因为他们的出发点是一致的,都是为了公益做得更好,都不反对公益与商业的结合。只是永光说道德不应该绑架公益,晓光说商业或者资本不应该阉割公益,各有道理。我既做公益又做商业,认为二者从根本上是一体的,不能分离。从人性的角度来说,市场、商业更多地体现了人的经济性,公益更多地体现了人的社会性,二者必须结合。中国古代的井田制也好,义田也好,还有皇帝、地主、寺庙做的恩赐、施舍、赠与等行为都离不开经济。当然,公益也涉及道德和制度,但是没有经济,道德和制度都很难很好。

        晓光是一个公益理论家,永光是一个职业公益家,实际上都不是主要出资的慈善家,所以他们“站着说话不腰疼”。两位都是这个领域的领袖,他们的争论带来了行业的热闹,也带来了新气象。但在我看来,这种争论还很难上升到义利之争,昨天杨团老师的讲演从哲学伦理的高度对这个问题做了思考,论证很高大上。但我认为,讨论公益和商业的关系时更应着重于问题本身。

        第二,西方谁在做影响力投资?有钱人。现在国内公益和商业的争议很多都是从西方演绎来的,公益创投、社会创新也好,影响力投资也罢,我很看重马蔚华先生在对美国进行了一个半月的考察后得出的结论。他说:“在美国做影响力投资的实际上都是华尔街的大佬,都是有钱人”,这给我很大的启发。目前,中国做影响力投资、喊影响力投资最多的是公益界人士,有钱人却基本上不谈这个话题。但在国际上,无论是发起影响力投资的洛克菲勒基金会,还是提出慈善资本主义的比尔•盖茨,以及提出公益资本主义的福武总一郎等,都是亿万富翁。今年9月10日,我和王振耀先生到欧洲基金会中心参加一个活动。欧洲基金会中心总裁说,这些天,他参加了一个慈善会。与会者都是有钱人,他们开会的方式跟一般人不同,坐着私人飞机到达会议小岛后,先休息三天再来谈公益创投和影响力投资。

        中国在目前的发展阶段引进影响力投资这个概念是很有必要的,但现在,就像我刚才提到的,谈影响力投资的更多的是公益界而不是商业界,这就存在一个发展的阶段性问题。

        西方社会发展到现在基本上成型了,而中国社会呢?现在有许多人从公益角度谈企业家该怎么做,有必要提醒大家一点,现在中国的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日子并不好过,面临的不确定性很多。经济局势整体下滑,股市波动剧烈,再加上一些制度不成熟、不配套,很多民企没有了信心。以我自己为例:十年前我曾宣布捐100个亿,那时候我的公司市值有200多亿;但经过这十年的运作,200亿现在只剩下几十个亿了,怎么办?这引发我们思考一个问题,当企业还没有发展到成熟阶段、还未定型的时候,拼命让他搞影响力投资可能吗?如果企业自己没有主动性、积极性,公益界天天喊这个口号有用吗?引进这样一个很好的策略没错,但要看到目前中国与西方的差距。我不否认目前一些互联网企业走在前面,能够做一些很好的公益,也把公益和商业结合得很好,但这毕竟只是少数。还要看到,目前互联网在中国整个企业发展中尽管起着引领作用,但毕竟大多处在服务行业,第一产业和第二产业怎么办?中国是14亿人口的大国,企业发展到哪个阶段,公益才可能跟他结合发展到哪个阶段,否则的话就自作多情了。

        在目前情况下,大面积倡导公益和商业结合,特别以商业化的手段来解决公益问题,条件并不很成熟。我曾跟江明修先生讨论过一个问题,为什么台湾的第三部门很发达,社会企业、影响力投资等都走在前面?在我看来有两个有利条件,一个是台湾的第二部门比较成熟稳定;另一个是目前第二部门与发展高峰时期相比相对萎缩,企业家闲暇之余回到家乡为人民做一些事情,既保值增值了资产又解决了社会问题,结合得很好。江明修是赞成这个观点的。我认为,目前这个阶段,特别是当企业遇到巨大困难,领导人也为民营企业打气、鼓劲的时候,一定要考虑公益的发展必须与商业发展状态,特别民营企业发展状态相适应。

        第三,公益能否市场化?万万不能!公益市场化这个提法我是不赞成的。但冯燕老师说违反了联合国的计划,不知道联合国是怎么提的,是不是倡导公益市场化?我认为,公益的方式千姿百态,运用市场的力量促进公益的发展无可厚非,但一定要吸取过去很多领域市场化的教训,比如教育市场化、医疗市场化等,留下了太多教训。经济是必须市场化的,但如果社会包括权利等都简单地市场化,那是要出大问题的,所以我不主张公益市场化的提法。商业和公益就像夫妻,男人是喜欢女人的,但是男人要因为喜欢女人而把自己变成了女人,那就是人妖了。

        我们前一段时间搞了很多大数据,按照市场的评估方式做了很多价值评估,有的估价还很高,但实际上,到现在为止,公益界在国内市场上做的这方面的实践基本上是失败的。公益除了是经济行为,还是一种道德行为,也是一种制度设计,不能把简单的经济性当做唯一性,不能简单地说如果不市场化就会导致公益的不可持续性,这样的观点是不成立的。在我看来,在现阶段,特别是在目前有些物质第一、比较缺“德”的时期,高举公益的道德性尤为重要!

        因此,公益与商业可以相得益彰,互相促进,但公益不能也不存在市场化的问题,就像商业不能完全公益化一样。

        谢谢大家!

中国社会保障学会 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4075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