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学会介绍

学会动态

社保资讯

学术园地

法与政策

会员专区

媒体报道

联系我们

社保资讯

域外传真

首页 >社保资讯 > 域外传真

日本老年人就业潮观察:零工经济成老龄化时代良方?
信息来源:中新网 时间:2021-11-30 22:31:24 浏览量:622

  家住北京的高女士至今仍记得自己第一次去日本旅游时下飞机时见到的一幕:一位白发苍苍的工作人员正在为乘客有条不紊地分拣行李。而在随后的旅行中,在民宿为她端来怀石料理的是年逾七旬的服务员。当地的居民告诉她,这不过是日本老龄化社会中稀松平常的场景。

  事实上,早在1970年,日本已步入老龄化社会,其一大特征就是老年人的就业率特别高。日本总务省2021年9月公布的2020年劳动力调查结果显示,去年仍在工作的老年人有906万人,连续17年增加,并创历史新高。

  其中,65岁及以上老年人占日本总人口数的比重达29.1%,较上年统计上升了0.3个百分点。也就是说,10个日本人里,几乎有3个老人。而按照就业比例,4个老年人中就有一个在工作。

  日本老年人退休后做哪些工作?在老龄化成为全球多个国家普遍面临的难题时,日本又有哪些经验值得借鉴?

  聘用老年员工成企业常态

  “我们公司大概有20%的员工是老年人。”在日本开办公司的中国老板张先生告诉中新经纬,他的公司主要业务是为希望去日本看病的中国人牵线搭桥,提供就医咨询、导诊、对接等服务。

  “聘用老年人工作会给公司带来什么影响?”当中新经纬将这个问题抛向张先生时,电话那端的他停顿思考后表示:聘用老年员工已经是这边企业的常态。“老年人在我们公司主要担任一些文职,跟他们退休之前的岗位差不多。”张先生说,老年员工跟年轻人相比,更加稳健,也更有经验。

  2021年,日本厚生省发布的《老年人就业稳定法》修订法案披露,除了保障65岁以下员工的就业机会,企业还应当努力采取以下措施:把退休年龄提高至70岁;取消退休年龄;引入70岁以下继续就业制度;引入允许员工在70岁之前继续从事企业自主实施的社会贡献项目等,该法案于今年4月1日起实施。

  张先生表示,日本政府对于雇佣老年员工比例高的企业有奖励措施,但是他所在的公司由于不符合条件暂时没有申请到。

  零工经济:老龄化时代良方?

  “日本的老年人基本都是临时工,他们在工作时长、考核任务、工作保障上与年轻人没什么差别,但工资一般只有正式员工的三分之一。”张先生称。

  据张先生介绍,日本养老金分为国民年金和厚生年金,国民年金是基本保障,厚生年金由企业和员工共同缴纳,在退休时候集中发放。

  由此,日本老年人打工情况分为三类:一是年轻时以打零工为生,没有企业为其缴纳厚生年金,这类人群属于贫困人口;二是家族企业的继承人;三是在企业正式退休后,出于实现自我价值的需要,自己在企业打零工赚钱。

  出田津多子在退休之前是张先生公司的秘书,在65岁退休之后接受公司返聘,担任前台职位,负责跟日本医疗机构对接,接待来自的中国客人。她的月工资约为24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35万元),是年轻人的三分之一左右。

  “大概还会再工作5年左右,等到房贷全部还完,就会休息了。”出田津多子表示,她50多岁时置办了新房产,希望继续工作还房贷。

  据张先生介绍,出田津多子在这份工作期间,从未请过一天假,甚至从未迟到早退,是名副其实的“标准员工”。“长期以来,日本倡导年长者也能为社会发光发热,所以这些老年员工也不会觉得自己很苦。”张先生说道。

  77岁的寺坂吉正此前是知名汽车企业中国区总经理,2004年退休后在河北廊坊开了一家工厂,专门生产小型汽车零部件。现居日本的他仍经常和员工们远程讨论工作进展。他告诉中新经纬,在他身边很多已退休的朋友、同事,在身体和精力允许的情况下偶尔兼职,干一阵歇一阵,更多时间用在自己的兴趣爱好上。

  “日本人均寿命在85岁左右,如果60岁退休,还有25年的时光。”大阪大学医学部助理教授刘克洋表示,再加上日本企业或单位的退休制度比较宽松,不少人会选择退休后继续工作,以大阪大学的教授为例,身体条件允许的话,大多会工作到七八十岁。65岁退休后,高校还有返聘,可以去其他研究所兼任理事长或医院院长等。

  “退休后什么事情也不做,是很难熬的。”刘克洋表示,日本老年人退休后的工作也不是原来意义上的工作,更多的是兼职,按照自己的时间安排调整“打工”表,即工作一段时间,休息一段时间。

  实际上,日本相关的“打工”产业比较成熟。刘克洋介绍,日本各地的市政部门推出了专门针对老年人就业的相关服务,包括修剪园艺、打扫卫生、财务记账等。老人在市政府登记后,如果有公司或个人需要对口服务,可安排老人去做。

  “如果是一般的家政服务,专业的年轻人每小时要收200多元人民币的服务费,但老年人的薪资可能是一半以下的价格。不过,他们可以按照自己身体状况,选择合适的时间工作,这对于双方来说,都是双赢的局面。”刘克洋称。

  老年人就业还面临哪些挑战?

  从日本总务省数据公布数据来看,老年人从事批发和零售业的最多,有128万人,其次是农林业,达到106万人,服务业为104万人,制造业为92万人。

  在刘克洋看来,老年人选择服务行业有一定的社会背景因素。比如在中国考取驾照最高年龄不超过70岁,而日本对于驾照管控比较宽松,年满18岁即可,没有年龄上限。另外,日本不少民宿是家族传承的老式旅店,很多老人会守着产业继续经营。

  谈及工作的挑战与难点时,出田津多子表示,在新冠肺炎疫情之下,虽然公司业务受到波及,但仍然会给员工照常开工资。但是,疫情防控措施导致在线软件使用量激增,而熟练使用电子设备对出田津多子仍是难点,所以她只能拜托同事将相关软件安装好,再慢慢适应与学习。

  此外,老年人的健康问题也是不少雇主担忧的问题之一。张先生表示,公司里也有老年员工患有慢性病,需要定期去门诊复查拿药,这种情况一般是员工内部协调换班,尽量不影响公司工作,“作为雇主,肯定还是希望不要打破工作节奏,而且日本的老年人很健康,七八十岁身体状况还能支撑全天坐班。”

中国社会保障学会 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4075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