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学会介绍

学会动态

社保资讯

学术园地

法与政策

会员专区

媒体报道

联系我们

社保资讯

域外传真

首页 >社保资讯 > 域外传真

70岁退休时代来临?老龄化最严重的日本又要提高退休年龄了
信息来源:第一财经 时间:2021-04-02 13:24:06 浏览量:107

  何时退休?在日本这是个需要不断琢磨的问题。

  4月1日起,日本政府正式实施《改正高年龄者雇佣安定法》。这意味着日本社会将正式进入70岁退休的时代。虽然目前这部法律尚不具有强制效应,但鉴于此前日本退休制度的改革进程,日媒普遍认为,在日本,70岁退休的义务化,只是时间问题。

  “这是预料之中的事。”全国日本经济学会副会长、上海对外经贸大学日本经济中心主任陈子雷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说明日本当前的老龄化、劳动力不足情况非常严重。”

  据日媒报道,该法律一并还捆绑了六项法律,包括《老年人就业稳定法》、《就业保险法》和《劳动者事故赔偿法》等,旨在鼓励企业和员工将退休年龄延迟,“这是政府在为真正的70岁退休做准备,会有更多企业加入到这一改革的探索中。”

  陈子雷认为,当前需要关注的是日本政府的相关配套措施能否跟上,比如养老金的支付等,能否给那些想发挥余热的老年人最终创造一个稳定的就业环境,“这对于同面临老龄化的中国来说,值得密切关注。”

  打造“终身不退休”社会?

  《改正高年龄者雇佣安定法》于2020年3月于日本国会正式表决通过。该法案最核心的内容便是,把企业员工的退休年龄从此前的65岁提高到了70岁。也就是说,从2021年4月1日起,那些年满65岁的日本企业员工可以自愿选择到其他公司再干5年,也可以选择继续被原来的公司返聘,直至70岁后退休。

  2012年在修订退休制度后,日本企业有3种退休方案选择,第1种是把退休的年龄直接延迟到65岁;第2种是建立返聘制度,要保障有意愿的那些员工能够一直工作到65岁;第3种是把退休制度给废除。目前,大部分日本企业都选择了第2种相对温和且具有弹性的方案。

  不过,由于法案在现阶段还不具强制性,这也就意味着企业可以不遵守这个法律的规定,不一定非要为65岁以上的员工提供就业岗位。而选择不遵守上述规定的企业或者个人目前也不会受罚。

  众所周知,日本在上世纪70年代首先迈入老龄化社会。回溯历史,日本社会几乎每隔10~20年就把退休年龄延长5年。比如在此次决定前,65岁退休义务化始于2006年4月,直至2013年才全面普及;60岁退休义务化开始于1986年,直到1998年才开始全面义务化。

  面对不断被推迟的退休年龄,何时才是尽头?或许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的表态能提供些许答案。2017年时安倍政府成立了名为“人生百年时代构想促进室”的部门,积极探讨如何为即将到来的“超高龄时代”做好准备。该部门还会定期召开“人生百年构想”会议,邀请那些退休后凭借自己的兴趣不断学习、活跃在各行各业的老人们分享自己的经验。当时,他在规划2018~2021年执政方针中,就有一项被喻为“终身不退休”的大规模社保制度改革计划。根据该计划,在3年时间内,安倍政府将以终身不退休、终身活跃的社会为前提,推进医疗和养老金等社会保障制度改革。

  日本生命保险公司(Nippon Life Insurance Co)曾经进行的一份民调显示,64%的受访者表示,基于财务压力,希望退休后能继续工作。其中38.7%的受访者希望维持现有的工作,25.3%的受访者希望能在退休后换一份工作。在退休后继续愿意工作的群体中,40%的受访者希望能在65~69岁间继续工作,11.7%的受访者希望能工作至75岁以后。

  加速失衡的人口结构

  不难理解,老年人口的逐年递增是日本社会不断延长退休年龄的最直接动因。日本总务省在去年敬老节(9月21日)公布的数据显示,日本境内65岁以上老年人人数及其在总人口中的占比,均创历史新高。截至2020年9月15日,日本65岁以上老年人约有3617万人,比去年增加30万人;65岁以上老年人在总人口中所占比例高达28.7%,比去年同期上升0.3个百分点,在全球高居榜首。

  其中,在65岁以上老年人中,男性约为1573万人,女性约为2044万人,女性人数明显高于男性。从年龄层来看,80岁以上老人有1160万,90岁以上老人有244万,100岁以上老人有8万。

  日本国立社会保障人口问题研究所(IPSS)的模型预计,如果日本65岁以上老年人口增幅按此速度继续上升的话,到2040年,65岁以上老年人在总人口中所占比例将会从目前的28.7%提升至35.3%。

  而在日本人口结构天平的另一端,2020年日本出生人口再创新低。日本厚生劳动省公布的数据显示,日本2020年的出生人口约为84.8万人,与2019年相比减少约1.7万人,降至1899年有该项统计以来的历史最低。

  日本国立社会保障人口问题研究所曾在2017年发表的人口预测中提出,日本每年新生人口数将在2020年跌破90万,2023年达到84万左右。但就目前情况来看,日本的少子化提前“达标”。而且,受疫情冲击,日媒预计,2021年日本出生人口将跌破80万。

  陈子雷认为,修改这部法案的直接动因是日本少子化、老龄化问题越来越严重,而这终将触发社会性的劳动力危机。“在日本出现经济负增长的情况下,就业率依旧相对于其他发达国家依旧处于高位,说明日本社会的劳动力供给不足。”他说道,“一旦经济彻底复苏,马上就会面临劳动力短缺的问题。因此,日本政府需要尽快解决劳动力缺口问题。”

  更需关注高龄就业者福利

  其实,早在上述法律修改前,就有日本企业自发地延长员工的退休年龄,鼓励员工在65岁后继续为企业发光发热。

  比如,去年7月底,日本最大和历史最悠久的家电零售集团之一野岛公司(Nojima)已率先宣布,将雇员的退休年龄从65岁上调到80岁。根据这一“激进”的退休改革政策,到65岁的法定退休年龄后,如果公司对员工健康状况和业务能力认可,将会再次雇用该名员工,雇佣合同每年一签,工作年龄的上限可达80岁。这也是迄今为止,日本企业在鼓励延迟退休方面最大的动作。

  陈子雷预计,此次并非所有企业都会延长退休年龄,“对于一些招录比较困难的企业,或者过了现有的法律限定年龄,但从业务经验、技术、身体各方面来看,依旧能胜任现有岗位的劳动力来说,企业肯定希望有效地利用现有的人力资源。”他说道,“而那些强调体力劳动的岗位,可能就不适合。因此,铺开的广度及范围还有待观察。”此外,随着员工年龄增长,由于体力和精力的减弱,对企业的贡献度参差不齐,需要企业提早对员工的能力和贡献度进行量化,这显然只有部分大企业可做得到。

  虽然已有企业率先尝试,但陈子雷也表示,后续更要关注高龄就业人员的就业环境是否有保障、老年群体与年轻群体的福利待遇会不会相差很多,“从今后来看,一旦措施不到位,都会带来问题。”

  据日媒报道,当前由于大多数企业实施返聘制,很多老员工60岁以后成为临时工,合同每年一签,不仅随时面临可能被企业辞退的风险,同时返聘后的收入较60岁以前减少。再加上日本政府在公共养老金发放方面采取“早领少,晚领多”的政策,因此,并非所有高龄就业者的福利都能得到很好的保障。

中国社会保障学会 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40759号-1